华夏彩票_华夏彩票官网

屋内狂欢的驿卒们甚至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肢

“回大人的话,那捕神早已离开了……”
 
    南章拍案叫起:“什么?你怎么能让他离开了,真是糊涂!”
 
    金香玉被南章的这番话搞糊涂了,“大人,这捕神只是路过这里,我怎么好随意杀他呢?难道说他会影响我们的计划吗?”
 
    南章瘫坐下来,“哼!岂止是会影响我们的计划,如果他牵扯了进来,恐怕我们都会死在他的手里。你当真是放虎归山,就怕日后的计划不大好顺利了……”
 
    金香玉脸色大变,没想到捕神会这么的碍眼,早知道先前就应该在客栈中结果了他。不过一想起那黄瓜,不忍得一脸羞红。
 
    “对了,怎么不见你的那个妹妹银香玉啊?”南章自打进客栈以来便没有看到银香玉的身影,这可与平时不大一样。
 
    金香玉便把银香玉回老家的事情告诉了南章。不料南章听后越发的惶恐了,“什么,银香玉和捕神一起走了?那我们的计划……”
 
    “大人放心,银香玉毕竟不是我的亲妹妹,我也只是看她孤苦无依,将她留宿在这里而已。我并没有将我们的事情告知与她,她对我们的计划并不了解。”
 
    听到金香玉这般讲述,南章那颗久悬已久的心终于放下来了。
 
    “好了,捕神的事情日后再说。金香玉,你现在立刻转运货物,务必要在三日内转运到目的地。”南章严厉下令道。
 
    “大人放心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金香玉自当有分寸!”随后,金香玉便下去着手准备了。
 
    南章坐在桌前,冥思沉想着……
 
 第五十章 不速之客
 
    “大人,这里已经是属于边关地带了,如今契丹人在我们边陲虎视眈眈,随时都要打过来……”银香玉手指着的地方,依稀间能够看到连绵的城关高墙,那里便是壶口关了。
 
    捕神点了点头,虽然他常年在外,但是对于周边的战况倒也是通晓一二。契丹国王与朝廷相交结好已经十八年,但是其下好战部落却是屡屡想要挑起战火。不过眼下契丹缺少
 
一个能够进攻的借口,只能蠢蠢欲动,伺待时机。如今边关战事吃紧,也不知道壶口关能不能抵挡得住契丹的大军。
 
    “银香玉姑娘,日后你也不用叫我大人了,叫我风大哥吧……”
 
    银香玉点了点头,“那风大哥日后也不用银香玉姑娘的称呼我了,叫我香玉便好。”
 
    二人交谈间,捕神余光猛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横躺着一个人,虽然被风沙掩埋住了,却是依稀可见。
 
    两个人带着好奇心驾马奔了过去,果不其然,风沙掩埋了一个人。看这人的身穿官服,怎么会躺在这里呢?
 
    把了把脉搏这人倒是还有着气息。捕神与银香玉将这个人扶到了马背人,随后向着不远处的城镇驾马而去。
 
    “风大哥,这人怎么会横躺在这荒漠之中啊?”银香玉有些不解的问道,尤其是此人还穿着官服。
 
    捕神也是没有头绪,恐怕这件事情的背后并不简单。
 
    行了两里的路程,捕神与银香玉便带着昏晕过去的那人来到了一所驿站。若是还想到好点的客栈酒楼,估计还得再赶上两天的路程。驿站内来来往往的大部分也都是官军,也
 
是换马补给的场所。
 
    捕神没有张扬身份,毕竟还不清楚半路上救来的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。捕神与银香玉将那人抬进了客房,银香玉又去柜台讨要了一些药品。
 
    粗略的看来,那人后背身中两刀但是没有伤到致命处,头部也遭受了重击,类似刀柄之类的武器砸中的。再加上长时间的干渴饥饿所致,这才令得他昏厥,不省人事。
 
    给这人上好了药,又给他喂了一点米水,就等待他醒过来了。只有他醒过来,才能够知道这一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 
    驿站正房内热汽蒸腾,数十名驿卒和下值的军士,围坐在几张大圆桌前喝酒猜拳,嘶声高喊,吆五喝六,一双双通红的眼睛,撕裂般夸张的笑容,挥动的手臂和拳头……戍边
 
的人们似乎只能用这种方法,宣泄自己心中的孤寂。
 
    这些人全都围坐在一楼的大厅中,乌泱泱的连上楼的楼梯都堵住了,根本走不动人。
 
    随着天际的最后一丝光亮渐渐消失,黑暗吞噬了整个大地。就在这光明与黑暗交替的瞬间,一股浓雾缓缓腾起,荒漠戈壁地带的雾总是这样,莫名其妙地来,莫名其妙地去。
 
雾气越来越重,转眼间便弥散开来。渐渐地,一切都变得模糊。
 
    大门口的楼上围栏处,四名守驿军士手握长枪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。由于多风沙,昼夜温差又很大,所以驿站都是高墙。每间客房都只有火炉的排风口,即便是一扇窗户
 
都没有,密密实实的。
 
    “刷”的一声轻响从围栏旁传来,一名军士似乎听到了这微弱的声音,回头向下面的四周望去。随着薄雾的弥漫,视觉被阻挡住了。吃力的睁开双眼,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
 
,一个小红点从远处飞速的接近驿站。
 
    军士疑惑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就在这一愣神的工夫,红点已到眼前,军士这才发现,红点竟然是一个人。他惊恐地张大了嘴,只发出半声惊叫,人头便在寒光之中飞快地转
 
动起来,随着尖锐的刀锋声,箭一般飞了出去。另外三名军士已经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太晚了……
 
    刀锋、血光……
 
    三人无声地倒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一双红色皮靴稳稳地落在围栏处的走道。“红点”缓缓转过身来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火红的蒙面丝巾,火红的箭衣外袍,火红的皮制腰封,火红的中衣快靴,一切都是火红的
 
。而后终于看清了,这个“红点”竟然是一个女子。
 
    紧接着,驿站外的两侧奔袭而来两队黑袍人,每对有四个人,一共八个黑袍人。原来,起先这个红衣女子是借着这些人的肩膀当做落脚点,随着黑袍人的不断移动,便一跃到
 
了驿站围栏之上杀死了四个军士。
 
    随后,围栏上的红衣女郎,身形一纵如大鸟一般飞掠而下,落在了正房门前。她的下巴轻轻抬了抬,身后的黑衣人纵身而起亮出了黑袍下的银亮弯刀,飞起一脚踹开房门……
 
    屋内狂欢的驿卒们,甚至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,肢体、头颅便在一片片刀光血剑中四散崩飞,血溅四周。这期间竟然没有喊出了一声叫喊声,都在没有反应中沉寂过去。
 
    大厅内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 
    楼上的捕神顿时睁开了双眼,从床上瘫坐起来。原本楼下的吵闹声已经令得他很难入睡,这声音突然戛然而止,越发的有些不正常。
 
    隐隐约约间,捕神能够听到有许多人上楼了。
 
    捕神倒是不担心银香玉,凭她的那对双刀,一时间还真的是难以寻到对手。不过他最担心的反而是隔壁房间救下来的那个人。白天刚救下这个人,晚上便有黑袍人来此,事情
 
绝对不会是那么的凑巧。
 
    不一会儿的功夫,红衣女郎带着六个黑袍人来到了二楼,其余两个黑袍人负责守卫楼下。果不其然他们的目标正是捕神白日里救下来的那个人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